香蕉浆

废宅,真实社恐,很怕生…
喜欢毛茸茸,机器人,宝石人以及各类纸片人外,以及纸片人类.
现实世界:Human sucks.

睡前一想,椭圆尺以及软件画圆弧的原理:长轴短轴位置确定,也就是一个椭圆公式,根据你输入的坐标(或画的轨迹经过的…三个不共线的点?)计算--画出曲线。

这么简单的问题,幸亏没告诉我妈,否则会被嫌笨,又说“你怎么才知道”之类的话…

比如上次关于透视的问题,我妈只说“正弦函数”,我想了想又发给朋友,朋友算了说是对的,你妈好聪明。

当天散步时想,所有透视问题都是角度和距离的问题,也就是三角函数。

后来再想,所有的视觉原理,一切结构和比例,都能回到数学上去,如果一个数学家和我同时开始学美术,数学家必然完爆我,就算没基础也不太懂,还能边算边画,靠数学思维去理解,不仅透视与造型准确,还能按照几何知识去做构成。相比之下我的表现就,还不如随便一个有计算能力的人工智障。

但是数学家有重要的使命去学数学,小画家们也早就打好基础、并且创作了不知多少年,而我这种大型废物竟然试图认真思考绘画原理,看看和其他人的差距,我也不敢说有把握…


焦虑,没有动物可摸,也找不到合适的解压睡前读物,只能写智障日记以发泄。

以前的白日梦(人生目标之一):
有了钱天天吃扇贝

结果发现新鲜扇贝四块五一斤,十五能买一锅,就是自己收拾稍微麻烦,于是改成有钱以后天天吃干贝。

今天的白日梦:
有了钱,买房之后给一个房间装满隔音棉,用来玩乐器

电吉他,键盘,还是鼓
陷入了这种问题

这位朋友,你根本没钱,也不识谱,只会听歌,耳机都快烂了,明年有条件先趁打折换个耳机……吧。

看了179话

我死亡

看着妻子咽气,捏着女儿再也不会动的小手那一幕,跟107话抱婴儿的姿势重叠…我这个完全不渴望家庭生活的人都觉得,太痛苦了。


想起了看了SU第五季十九集的感受
这个角色在此前的所有举动都…
耳机里某个电吉他歌单,正好在放“Sea of Heartbreak”


以及果然有人说鹤见受伤前更帅。
我个人:受伤后》受伤前+仁丹胡》》》蓄须前》眼镜

现在的鹤见中尉…罂粟花、机枪、伤疤和脑汁…想想很心痛,但仍然觉得非常美妙。我也想被拉拢,被夸,收集鹤见照片,并且…请把我脸上的痣也画成火柴人…完全理解鲤登、宇佐美和江渡贝,有这种上司太美妙了。

看了179话情报

发出猿叫
每个鹤见厨此刻都化身鲤登
按理说我也应该

但是真没想到鹤见作为潜伏间谍时还有过家庭,真情实感地爱过妻子和女儿…那时还是个凡人。然后才逐渐变成货真价实的军国主义战争狂,笼络青年们加入他的战争游戏,几条线也几乎串起来了。

应该说我处于“鹤见曾经是个凡人,普通人,'正常人'”的震惊中…不是那个到处散发魅力、诱惑他人的鹤见中尉,从受损的外表到言行举止都是战争的化身…

确实没有更合理的解释…有人天生嗜血,但没人从开始就热衷于大规模的、国家间的战争行为,都是被煽动、被塑造、被同化的。

所有从战场生还,或与战争扯上关系的人,都在不同程度上被摧毁和重塑了。即使有人能继续生活,另一些人则永远无法回到原来的世界中去。

仍是鹤见厨,就是跟之前感觉不太一样。这个听到机枪声就兴奋地从伤口流出脑汁的人,曾经是个和其他人一样的普通人,从外表、神态、日常事务到家庭生活……“现在让你们看看他的过去…但是一切不会改变,因为他已经是这样的人了。”看到179后,就是这种惊讶和错愕感。

(对纸片人)产生这种程度的震惊最近一次还是“希尔瓦娜斯烧了世界树”,但是烧树剧情仍然成谜,甚至觉得女王和萨鲁法尔大王都写崩了,莫不是官方让阵营开战的借口。


阿希莉帕总会与鹤见碰面吧…

肩胛骨占卜结果是有人会死。
我只能猜是杉元、尾形、鹤见、基罗朗可中的一个。
阿希莉帕不能死。白石我觉得也不行,谷垣看板娘,怎么可能。其他人命更大,死不了的。
如果是杉元、尾形之一为了救阿希莉帕而死,这种展开就太俗套,反而是阿希莉帕救了他们的人生才对。

最后谁仍然活在过去,活在那场战争里,谁就该死掉了。

梦中吃披萨,超薄,不是薄脆,是比较软的,芝士和酱咸甜适中,吃了一口就被闹钟吵醒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日你大爷…

气死我了…

猛然发现苹果笔频繁断线失灵的原因是温度,关了各种辅助触控都没能解决,甚至以为买的平板或笔有问题,直到十一点后阳光照在屏幕上,屏幕变热之后恢复正常,甚至超乎想象的灵敏

原来如此(?)

以后使用前都要拿灯或太阳照一下(?)

想起来了,昨晚做梦,最后我爹打电话“我买了十三香粉丝”,结果快递一到,是他x的十三箱粉丝,快递员往楼上一箱一箱的搬,还是货到付款,而且到我妈这,不是他家,只有我在家所以得我付。

什么沙雕梦,我梦里觉得这事太扯,竟然笑醒了…

幸亏是梦。

看到war3重置版惊坐起,看了一眼银行卡,好的我买

如果预购有奖励,我就

但新电脑没装战网

好我这就去装

想起昨晚做梦的一小段内容,我收到之前买的大表哥2,打开发现不是ps4蓝盒子,是xbox绿盒子。

win10可玩xbox游戏,但我没光驱啊??


惊坐起。

吓死我了。不过有光驱似乎也不能用xbox碟,无所谓,反正有steam版猎天使魔女我就满足了。

各种打折,只要看看就很高兴,虽然有的已经买过了,也没钱买新的。

逛steam商店就很快乐。看看游戏和沙雕测评,再扫一眼库里的游戏,有种虚幻的满足感。

睡前不适合玩过于紧张的游戏…于是又变成了“今晚用哪个钓鱼模拟器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