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化以太

现实世界:Human sucks.

蓝钻


头发好像长毛猫的围脖


以及想看jojo五六部画风的黄钻

我又在看SU

突然想:

吉良吉影在图书馆看了蒙娜丽莎的手产生性冲动,后来不加约束成了杀人剁手的serial killer,把吉良爹换成一些监护人和专家学者就会:都是蒙娜丽莎和达芬奇的错!那双手带坏了孩子!这种有害图书应该封禁!如果书上还有米开朗基罗雕塑也不行!会让吉影变成基佬!拉斐尔更不行!让人沉迷女色!

文艺复兴三杰干脆都删了吧。

控制不住冲动去害人是吉良自己的问题,是他的监护人和指导者的教育不到位,不是蒙娜丽莎或者任何人的手,更不是达芬奇、印刷或出版艺术图书的人的责任。

而现实中许多人会一边为他辩护“这么优秀的年轻人怎么会冲动犯错”,“一定是那些女人的手太下流”。

没别的意思,只是举例。吉良吉影作为虚构角色还是很有魅力,并且其魅力正是基于他对自己的言行和动机毫不否认,对欲望本身非常诚恳同时也展现了极强的意志力。但现实世界的人往往一边否认人的欲望和排解欲望的正当途径,一边用不受控制的欲望对他人进行压迫和掠夺,再反过来说是某人或某物不检点才引人犯错。

不过是为自己的愚蠢和丑陋找借口而已。

以及KQ是我最喜欢的替身(没有之一)。
第二大概是猫草,第三才是世界

KQ某种程度上可以算是超大型无敏猫?不仅没有过敏风险,还不用喂食铲屎,不用洗澡驱虫,不打疫苗也不生病,还能用来精准爆破,简直理想,除了没有猫毛。

Over Heaven,DIO的世界与神父的天堂

(是看了dio日记之后写的日记)


还是看了Over Heaven,觉得也没打分那么差,准确说在社会底层和充满暴力的家庭长大的dio,写的还是挺真实…母亲的为人和宗教信仰,父亲的酗酒与暴力倾向,在两个极端影响dio,穷凶极恶的一面占上风,但dio又很清楚自己在父亲的阴影下做着卑劣的事,甚至重复着那种为自己所鄙夷的暴虐与控制欲,同时也会想起母亲可悲的生命和微不足道、无法拯救任何人的可悲的善心。



与父亲不同,dio知道自己更清醒,更有野心,目标明确且手段更高明,不再是直白的暴力与掠夺,而是更长久的渗入、侵占。知晓自己的不幸,而对生为“继承者”的jojo更加嫉恨,他毫不费力就拥有金钱和地位,甚至有真正幸福的家庭,就算此刻在dio眼中都是贵族的虚伪做派。jojo越是善良和真诚,dio就越想撕破这种“假象”,希望jojo能被毁坏,在苦难与失望中露出低劣的人性,但他失败了,甚至反过来证明了jojo是一个真正高尚、勇敢的人,忠实的友人、温柔的爱人,甚至是宽恕了自己的圣人,尽管dio自己不需要被宽恕,更不想被jojo这人所同情…原作虽然没从dio角度叙述他的真实想法,但西尾版小说这些内容还是写的挺清楚,也基本符合一部dio对jojo的潜台词。



可能是日文小说的第一人称描述习惯,在措辞和节奏上容易让人出戏,加上章节之间有时过渡不足,较为跳脱。不过本来就算是dio的日记?想到哪写到哪。日记这种东西写起来也确实不会像小说一样,比如我现在就在写日记这种东西。


但是dio想去的天堂这个概念还是太模糊了,对他的动机和欲望写的也不够强烈,埃及时期的dio并不像是因为“因为天堂好才会想去/想看母亲所说的天堂到底有多好”。沉了近一个世纪,抱着jojo的脑袋不知想了些什么,从海里捞上来之后,他本人反而更像某种cult leader,不仅被人信奉,自身的存在就是俗世的制高点,就是力量的代言人,我即世界。dio并不像是渴望宗教意义“上天堂”的人,“天堂”更像是某种隐喻,比他所能达到的俗世的顶点(拥有力量、统治他人)更高层次的东西,超越自我(突破精神力/替身能力的极限,并非指像卡兹一样成为完美生物)或者真正超越凡人的世界。也可能是某种反基督者的理想,对“好人上天堂”、对“善恶有报”的讽刺。


又看了一遍十四关键词的贴吧分析,即神父对dio遗骨制造出的绿色婴儿说出十四个关键词,是dio人生阶段的概括,及其意志的缩影,而西尾版小说直接说是“母亲长的摇篮曲”,过于简单粗暴。


神父所制造的“天堂”(实际上未完成)是超越了时间与空间,试图按照他的理想所重塑的世界。他的天堂未必是dio想到达的那种天堂。但如果…只是如果,当金钱、权力、性都不再诱人,唾手可得的东西变得普通,生命本身过于漫长又缺乏意义,像dio这样的人真的会想起一个世纪以前,母亲在贫民窟悲惨的生与死,认为人类既配不上理想世界,又忍不住想创造/到达一个理想世界吗?这样的dio,就真的与神父不谋而合,渴望某种理想世界,冲破现实去往某处,或直接将眼前的世界塑造成自己期望的形式,就算对“世界”或“天堂”的定义不同。

当然可能性非常小,只是我的臆想。


神不存在。绝对的秩序与公正、完美的存在不可能存在。即使由超越极限的人的精神去规划一个世界(突然想起了柯布西耶的光辉城市,又想起了…那张照片,请原谅我,脑子已经坏了),也不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“天堂”。至于凡人向往某种天堂,不断勾画这种形象,正是因为它不可能存在于世,即使灵魂不灭也不可能找到这样一个只有善意和安宁的乐园。


神父通过加速得到的新世界与旧世界本质上并无不同,既没能减少任何苦难,也无法剔除人性中恶的部分。连jojo和她的朋友们都还在——以其他名字,却有着同样的意志与灵魂,甚至还有了新的jojo(SBR开始的故事),对于想剔除乔家人的神父来说还真是大失败。又一个普通的世界而已,根本不是什么天堂。


神父成功地达到一个新世界,准确说是将原来的世界变成了即相似有不同的形态。但这个世界甚至没能遵从他的意志与规矩,只是按照原有的一切随机重组,像游戏重开一局,利用同一个资料库和相通的规则,生成一张随机地图,包含替换了名字和外貌的npc和随机事件。除加速过程以外,没有一样真正受他掌控。神父作为本作boss的魅力在于理想主义,但他的结局反而证明理想的幻灭,证明“世界”的不可控性与“天堂”的不可能性。

五部有布姐升天和茶哥临死前亦真亦幻的体验,很难说荒木老师在此的用意是展现角色的意志与品质、增强气氛、升华或别的什么,也没有其他直接证据证明jojo的世界真有“天堂”这种去处。况且jojo最强调的是身为凡人能够拥有的意志力,在面对危机、身心都面临极限的情境下,人如何超越自己,如何战胜他人、扭转“命运”,因此“天堂”更倾向于现实中人们对“天堂”的定义,只是一个象征,有人想去,有人真的试图破解“上天堂”的秘密,但没人能证明其存在与否,即使其象征意义对许多人而言仍是心灵寄托,并且被dio作为终极目标,就像“生命之树”或“真理之门”。


最后也不知道dio脑中的“天堂”到底如何,dio在被承太郎击败并且死亡后去了何处……dio在死前的时间内想了些什么,是否又用了世界,使死前的时间稍微延长。突然想起还没玩天堂之眼,也不知道“天国到达dio”的能力和台词,说不定能解答某些问题。有空拿出ps4玩再买游戏,今年年底,或者明年,大概。


看了剧透说天堂dio的能力是“改写事实”,似乎能算作“塑造理想世界的能力”,但是需要碰到目标以触发,对于自己以外的真实世界而言似乎又太小了(效率低且更易受阻,着手改变某事或某人的同时,其他事仍在发生,不确定性仍然存在)。不过能修改事实(改写命运)的确是超越一切的力量了。dio或许确实算是到了“天堂”。


竟然是我第一次写jojo相关,还是看了dio日记之后写的日记,最近写日记太多了。

真好……

Pearl收到的(人类)小姑娘电话号码,以及Amy自拍

我为何又看了一遍

红蓝结婚……真好